国际特赦组织支持除罪化:看看荷兰,性工作合法化后的十五年……

2020/06 26 19:40

国际特赦组织支持除罪化:看看荷兰,性工作合法化后的十五年……

Source: Peter DeJong/AP

人权监督团体—国际特赦组织在历经两年的研究和讨论后,于周二投票表示支持全世界的性工作除罪化。

国际特赦组织的目标也许并不是让整个世界都仿效荷兰(该国早在 2000 年就已经将性工作合法化),但是 依荷兰人的观点,他们认为合法化可以 使卖淫除罪化,同时能保障性工作者的安全 。「在性工作尚未合法化前,这些工作者常遭受身体上的暴力、性暴力、随意被逮捕监禁、被勒索、骚扰、被人口贩卖,被迫检测有无爱滋病毒及药物介入等。」根据国际特赦组织表示:「他们也可能被排除在健康照护、居家服务及 其他社会和法律上的保护 。」

将这个产业公开合法化可能是正确的一步!

性工作者的生活确实改善了

根据荷兰政府, 一份关于性工作者的生活品质研究显示:在 2002 年及 2007 年,他们的状况是得到改善的 。提供给性工作者们的身心照护、性病防治的用具,还有受虐、受暴的通报系统也逐渐完善。现在,有许多性工作者选择自行就业,但因为这个行业目前已经合法,政府强制多年来暗中经营的妓院老闆须遵守劳工法规及缴税。

荷兰外交部表示:法定上年龄超过 21 岁的人可以从事性工作。光是在阿姆斯特丹这个地方,外交部估计大约有 5,000 到 8,000 人从事这一行。有研究人员指出,整个荷兰地区有高达 31,000 位性工作者。根据荷兰外交部,一项近来倡议的法律将严加取缔国内非法的性工作,要这些不肖业者为他们的违法行为负责。

国际特赦组织支持除罪化:看看荷兰,性工作合法化后的十五年……

在荷兰开妓院手续繁杂

依照荷兰政府的规定, 开设妓院需要申请执照。 任何想要成为在家执业的性工作者则不需要申请执照,只要他们不受雇于他人。然而,在街上拉客这件事在阿姆斯特丹是不被允许的、没有执照的 伴游或在按摩店付费的嘿咻也是违法的。荷兰的其他自治区可以依据各自的情况来减少或限制对于卖淫的规定。

关于人口贩卖

国际特赦组织支持除罪化:看看荷兰,性工作合法化后的十五年……

Source: Sam Yeh/Getty Images

任何强迫他人从事性工作––无论是逼 未成年人 或被卖到荷兰从事性工作的人,依据情节轻重,最高会被关上 18 年。荷兰政府表示,这种营业牌照制度使整个产业更加容易规範并打击非法剥削未成年人的不肖业者。然而,仍旧无法根除国内色情人口贩卖及性暴力。

有些问题依旧存在

国际特赦组织支持除罪化:看看荷兰,性工作合法化后的十五年……

图为 2014 年阿姆斯特丹的性工作者抗议将整个红灯区的色情俱乐部关闭。 Source: Peter Dejong/AP

在红灯区的女性 仍然像肉片 一般,直接被展示在橱窗。因为 长久以来的汙名,使得 履历上记载着有从事过性工作的人,在转职时面临相当大的困难 。去年,阿姆斯特丹关闭了许多橱窗妓院,试图要打击色情人口贩卖,却引起性工作者的抗议,因为他们的工作受到影响。

「从性交易里你得到 50 欧元,但是你必须负担房租及缴税,有时候你还要付钱给皮条客」,一名为卖淫及健康中心组织(简称 PG292)服务的社会工作者 Wendel Schaeffer 在人权行动报告中解释:「这会让你没剩什幺钱。因为这些女性是独立工作者,她们可以选择要工作多久。如果她们在缺钱的状况下,可能会 一天工作 16 小时 ,这绝对会身心俱疲 。」

显然地,性工作合法化背后的政治相当複杂,国际特赦组织已经和提倡合法化人士及性工作者们商讨过,以确保政策对他们来说是公平的,同时也强调有必要保护和帮助那些被贩卖到这里的受害者。「性工作者是世界上被边缘化情况最严重的族群之一 。在很多例子中,他们不断遭受到歧视、暴力和虐待。」国际特赦组织的秘书长 Salil Shetty 在一项声明中提到。

这就是为什幺我们要改变世界上这些工作者在法律上的弱势地位 , 不论他们是光明正大地从事工作或是偷偷摸摸地进行。如同荷兰性工作者公会(该会名称叫做 Proud)的 财务主任  Miriam 在该会的网页所声明:「唯有权利才能阻止错误 !(Only rights can stop the wrongs.)」

延伸阅读:

有多害羞就有多渴望:穿越荷兰红灯区,正大光明的卸下慾望高墙

关于 80 后的性观念:必须大声疾呼「我需要高潮」

第一位除罪的性工作者:熬过 25 年的妓女人生,原来我可以选择

 (资料、图片来源:Identities.Mic;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