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被杀富商仅喝酒朋友‧员工否认梁建祥涉黑帮

2020/06 14 23:07
与被杀富商仅喝酒朋友‧员工否认梁建祥涉黑帮(吉隆坡16日讯)华裔轮胎商梁建祥与女伴双双遭割喉一案,死者的员工否认老闆与一星期前在万宜遭谋杀的钢铁仲介富商是好朋友,强调两人只是点头之交的喝酒朋友,同时也否认死者涉及黑帮或生意纠纷。37岁男死者的罗姓员工(40余岁)在灵堂接受记者访问时强调,老闆是名副其实的大好人,在生意上从来不与人结怨,还很照顾员工,因此所有员工及家人根本不相信老闆是涉及商业纠纷而遭人寻仇。与女死者喝酒后回家他透露,他协助老闆打理轮胎店多年,与老闆的关係密切,因此知道老闆的为人及性格。“老闆很喜欢喝酒,经常在放工后相约朋友到酒廊喝酒。我偶尔也会跟随老闆到酒廊轻鬆,不过最近比较少去。"他说,案发前一天,老闆于晚上10时30分出门到旧巴生路一间酒廊喝酒,直到凌晨2时再转场至新街场路一家卡拉OK继续欢乐时光,约5时才回家。“女死者是在旧巴生路酒廊与老闆一起喝酒,之后跟随他去唱歌。"他表明,他不曾见过女死者,对女死者的背景并不了解。他指出,老闆与女伴之后由一年多前聘请的马来保镖及司机护送回家,当时约6时10分,两人在门口目睹老闆与女伴进入屋子后才离开。“在离开前,老闆还交代保镖和司机隔天早上8时来接他外出。"他透露,老闆曾于上星期日与在万宜被人谋杀的富商一起喝酒,但两人不是深交,仅是喝酒朋友。据他了解,两人是通过互相认识的朋友而认识,但不是好朋友,“上星期六老闆与富商曾在名酒的推介礼上碰面及喝酒,没想到对方隔天遭杀害。"他说,当他获悉富商遇害后,曾知会老闆,“当时老闆表示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还说前一晚跟对方在酒会上聊天喝酒。试想想,如果老闆与对方结怨,他根本不需要大方承认。"他一再强调老闆没有涉及黑帮和生意纠纷,因此他们相信老闆是遭劫杀。电话拨不通员工上门查看罗姓员工是第一个揭发命案的目击者,他揭露,老闆死时双脚还穿着袜子,相信是一进门就遇害。他说,案发当天早上,一名顾客致电给他,称无法联络上老闆,要求他帮忙联络。“当时我很好奇,老闆处事井井有条,很少不接听电话,况且老闆有两部手机,容易联繫。"自动门上锁爬入庭院他致电老闆,一部打不通,另一部则没人接听,只好致电老闆的弟弟,对方同样联络不上老闆,致电司机及保镖,才知道他们在老闆住家门口等候,仍不见老闆出现,停在庭院的宝马轿车及丰田Vellfire则不知所终。“由于当天我休假,担心老闆出事,所以决定上门寻找老闆。"他指出,当时他抵达案发现场,看见自动门已上锁,担心保安员及治安委员会人士认为他们私闯民宅,因此要求他们在场见证,他则攀爬自动门进入庭院。“我进入后发现大门没有上锁,就打开旁边的自动门按钮让其他人进入。"他透露,当一群人进入屋子时,看见一个属于女性的手提袋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撒落满地,心生怀疑,再步入神台后方的书房,惊见一摊血迹。“我们推开书房门,赫然看见老闆及女友人倒毙在血泊中,非常恐怖。"他指出,老闆当时脸部朝上躺在书房门口,头部朝向书房门,女死者则趴在地上,头部则压在老闆的脚上,整间书房凌乱不堪,布满血迹。男死者离婚再娶男死者梁建祥的舅舅(50余岁)受访时透露,外甥与第一任妻子已离婚,育有一男一女,年龄介于17至20余岁,之后再婚,与现任妻子育有一名4岁儿子。他说,妹夫(男死者的父亲)在关丹经营一家老字号的轮胎店,而外甥于10年前在父亲的协助下从关丹到吉隆坡发展,开了首家轮胎店,后来生意逐渐上轨道,在短短10年开了至少5至8间分行,生意很好。10年开8轮胎店他指出,两名外甥,包括死者在同一地区买下豪宅。“建祥的父母接获噩耗后,已从关丹赶来吉隆坡,难以接受儿子突然离世,非常难过。"据了解,死者的现任妻子上週六晚曾被警方传召到警局录取详尽的口供。母否认女儿夜店工作女死者黄子薇生前开设一个推特帐号,上载许多生活照片,其中一张是她与男死者梁建祥在夜店合照。这张首次获得证实是男女死者合照的照片,女死者子薇并未注明男方的身份,只是写上“Booo!Show my cheeks!"(嘘!露出我的脸蛋!)。子薇的推特帐号有数十张照片,其中不少是在夜店拍摄,都是和大群朋友在一起,不乏年轻貌美的女性朋友,而不是与男死者单独外出。在这之前,子薇的母亲曾透露,虽然她不认识男死者,但是相信女儿与男死者不是情侣。黄母也否认女儿在夜店工作,她说,女儿是兼职模特儿,身边朋友很多,年轻人去夜店消遣是很普通的事。员工:老闆没经营夜店男死者的另一名温姓员工否认老闆经营夜店,也不是夜店的经理。“他之前在夜店喝酒时与经理打招呼,拿了对方的名片,才会令警方误会他经营夜店。"他透露,老闆除了经营5间轮胎店外,还与赌场有生意来往,专门安排中国游客来马旅游,从中赚取佣金。“老闆于3年前高峰时期经营8间轮胎店,后来缩减至目前的5间。"他说,老闆是名副其实的好老闆,当他获悉老员工有意顶下轮胎店时,二话不说答应对方,抱着“有钱大家一起赚"的态度,因此,许多员工都很喜欢他。另一方面,针对遭人谋杀的温焮强出殡,身为朋友的梁建祥并没有出席引来两人不和的传闻,温氏强调,老闆不喜欢出席葬礼,但仍交代朋友给帛金。“他们并没有结下恩怨或招惹黑帮,也没有面对生意问题,不知何故惹来杀身之祸。"男死者6名錶不见罗姓员工指出,除了两辆名车被驾走外,老闆放在主人房的5至6枚名表在案发后不翼而飞。不过,属于老闆妻子的多个名牌包包却原封不动。他不清楚正确损失财物的数额。他透露,他在书房的桌子看见一把菜刀,相信是匪徒从厨房取得,但是这把不锋利的刀子并没沾有血迹。“我们相信兇徒是在书房下手的,而且匪徒可能自备兇器。"他说,楼上安装在墙壁上的42寸电视机被拆下,电线沾有血迹,相信匪徒曾用来勒颈项或捆绑男女死者。电线沾血疑曾绑死者受询及闭路电视是否操作,罗姓员工说,闭路电视之前损坏了送修,仍无法修好,老闆就放弃再修理,没想到连保安亭的闭路电视也损坏。2死者甫相识据警方调查,男女死者相识不久,黄子薇只是跟随梁建祥回家,不料遇上杀手埋伏家中刺杀梁建祥,连累子薇无辜送命。警方相信至少有3名兇徒涉案,他们在杀人后驾走男死者的两辆名车,可能是为了混淆警方的调查方向。据悉,男死者除了经营5间连锁轮胎店,也涉及赌场仲介的生意。警方刻从商业纠纷和其他角度追查,并追蹤两辆名车的下落。“子薇乖巧又漂亮"阿姨感叹红颜薄命“她那幺年轻漂亮就走了,真是红颜薄命啊!"20岁兼职模特儿黄子薇的阿姨感叹说,外甥女的样貌甜美、青春可人,却仅经历20年的人生就匆匆离开这个花花世界。家人难接受事实黄子薇的阿姨週日在富贵纪念馆灵堂接受记者访问时说,家人难以接受子薇突然离世,“她为人清纯、喜欢交朋友,是听话乖巧的孩子。每次姐姐或者长辈与她聊天时,她都会乖乖点头,深得长辈的欢心。"她伤心地说,子薇只活了短短20年就离开家人,令人感到惋惜。“她是心肠很好、单纯的女生,这幺年轻就离开了,只能说红颜薄命。"阿姨透露,当家人获悉子薇被杀的噩耗后,都非常震惊,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事实,加上子薇的母亲当时出国洽谈生意,兄弟姐妹根本联络不上母亲,无不急坏了。她说,家人刚开始难以启齿,之后是一边哭一边发抖地告诉姐姐这个消息。“姐姐是拜佛的,知道女儿被杀后,根本不敢相信,不过她在领尸后,心情稍微平复,但她目前仍忙于女儿的身后事,包括选择陪葬品、安葬的地点等。"她指出,子薇将于週二出殡,之后送往火化。上週六晚上,子薇的许多朋友都来见她最后一面。她表示,子薇名为Vivien,为了方便家里不谙英文的长辈或老人家,所以特别取了子薇是这个中文名,而家人也从小叫死者为子薇。她透露,子薇在律师楼工作约两个月,曾兼职模特儿,“她除了样子甜美,身材也非常好,所以我之前曾鼓励她加入模特儿行列。"男女死者家属未联繫惨遭割喉毙命的男女死者葬礼由富贵山庄承办,但女死者黄子薇的灵堂设在富贵纪念馆,男死者梁建祥则在位于蕉赖斯嘉柏兰岭案发现场附近的弟弟住家设灵。黄子薇的阿姨透露,案发迄今男死者的家人不曾与她们联络。双方亲友于上週六在沙登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时曾碰面,男死者的弟弟与她们聊了几句,“对方看起来很友善,也很健谈。"但她并没有透露双方谈话的内容。据37岁男死者梁建祥的家属在《》刊登讣告通知亲友,死者遗灵将于週二上午10时举殡,安葬于士毛月富贵山庄。讣告是以男死者的父母、妻子、两名年轻孩子、两名弟妹、妹夫和外甥的名义刊登。这起双尸命案于上週四晚上10时在加影9英里的高级住宅区斯嘉柏兰岭(Segar Perdana)一间角头间双层半独立式豪宅内被揭发。男死者梁建祥经营4间轮胎店,也是一家夜店的东主。‧2012.09.17